行业新闻

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新闻 > 详细内容

理工男是一种什么生物?

2012-04-07 01:01   作者:admin   [ ]

    一种思维方式或一种新趣味的上位理科男是一种什么生物?


    他们就事论事,就方程论方程,就公式论公式,就数据而出结论,他们是理科男,一种你无处不见却又难以了解的生物。 网站建设

上海网站设计
    先来做一道著名的谷歌面试题:北京有一套房子,价格200万元人民币,假设房价每年上涨10%,一个软件工程师每年固定能赚40万元人民币。如果他想买这套房子,不贷款,不涨工资,没有其他收入,每年不吃不喝不消费,那么他需要几年才能攒够钱买这套房子? 如果你已经事前领教过这道题,肯定知道那个残酷的答案——永远买不起。这道题可以牵引出各种社会情绪,一部分人认为它揭露出了北京房价太高的现实,另一部分人认为它完美论证了收入是牛车,物价是高铁的道理,剩下的人用200×(1+0.1)^x = 40x的标准公式解题成功后被谷歌录取了。如果你是前两种人,不好意思,你说对了,你真的买不起房,如果你是后一种人,不用灰心,你没有房子,但还有40万年薪,这个社会对会写公式的理科男总要温和一些。 上海网站建设


    技术时代的理科能量


    不管承认与否,这个世界的走向大致是由理科男把持的。你现在正看的这篇稿子是在电脑上写出来的,配图是从互联网上下载的,它们都是由理工科的大师发明的。现在最流行的新经济是互联网,最潮的产品是iPhone4S,最清晰的电影屏幕是IMAX,最受欢迎的跑步机应该在你跑步的同时计算卡路里消耗量,你在把玩它们的时候必须面对现实,它们都是理科男的化身,你早就被理科男包围了。 理科男本身是不是和iPhone一样有趣?这个问题不是谷歌试题,没有标准答案。在电影中,理科男只有两种面目,一种穿发臭的T恤,吃垃圾食品,喝大号杯装可乐,手指在布满烟灰的键盘上自如跳动,这种理科男是正面角色,他们缺乏生活自理能力,追求你无法理解的快感,但都身怀绝技,在危难之际可以帮助主角挽救世界。站在正面角色的对立面,衣冠楚楚的理科男都暗含野心,大多有用技术毁灭地球的愿望,即便他不一定想好了毁灭地球后他住哪儿。在这个重大问题上,反派理科男通常都会背叛自己的逻辑。但以上两种理科男都过时了,喜闻乐见的理科男是谢耳朵式的,有偏执有怪癖,因为偏执和怪癖而有别样情趣。 谢耳朵只是传说中的技术宅男,足够可爱,不够写实。现实理科男的崛起是数字化生存的写照,他们是近年来才备受追捧的生物,现在甚嚣尘上的概念是技术经济至上和数据为王,与此相关的故事到处都是:Facebook的IPO规模定为50亿美元,淘宝商城去年的交易额冲过千亿人民币大关,平均每分钟有数千万人奋战在PSN的在线平台上。这些足以说明问题,理科男和他们的产品一起受到资本的青睐,电话号码被各路风投抢着要,每个月要会见几批投资经理。在电视上的各种创业节目中,和投资者相谈甚欢的多半都是理科男,他们的项目比传统行业来得更讨巧,要谈判的仅仅是自己该占多少股份,有没有胆量签订对赌协议。理科男的底气来自技术,他们租用一台服务器就可以制作改变世界的钥匙,创业成本比实业家低出几个档次,是所有高新产业园的主力军,政府发布优惠政策邀请他们入驻。 全世界都在谈论资本运营,理科男的IQ就是强大的资本,能不能顺利变现,还要看逻辑运营的成果。好吧,这又是他们的强项,他们也看《生活大爆炸》,却又活在现实里,大部分比谢耳朵更世俗化,更懂得技术时代的理科能量


 

推荐文章
案例分类
网站套餐
热点文章